抖阴黄版

粉色视频的里面的视频

,精彩免费!

龙飞按照陈蕊给他制定的路线,一路飞过去,在制止战争的同时,也一直在寻找乌达国来的那帮人,只有找到他们,龙飞才能知道这个空间什么地方最不稳定!也是龙飞最有可能离开天玑国,回到乌达国的地方!

只要能回到乌达国,他就可以去往任何地方了!

然而让他失望的是,他一直没有发现这些人的行踪……

就当他有些沮丧的时候,他忽然得到陈蕊传来的消息,说是苏定权在天州城那边发现了一批人,可能就是从乌达国来的!

而且苏定权可能处境不妙,陷入了危险之中,希望龙飞立刻赶过去看看!

陈蕊在通知龙飞的同时,还将天州城的坐标发给了的龙飞。事关紧急,龙飞立刻调转方向,直飞天州城……

时间倒回几天前。

苏定权和云天门其他弟子一样,领到陈蕊的命令后,便即刻启程前往自己控制的州城制止战争。

和他一起启程的是造反派的一名弟子,名叫岳鑫。

因为无论是造反派的弟子,还是保守派弟子,都没龙飞的绝对实力,每到一处,都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,将正在作战的双方强行分开。

造反派和保守派的弟子,都只能约束自己阵营的士兵,根本控制不了对方阵营的士兵,所以云天门的弟子为了快速的制止战争,几乎每一个州城都会同时派去一名造反派的弟子,一名保守派的弟子。

校花清纯美女街拍唯美写真

两人到达目的地后,同时命令自己阵营的军队停战,战争才会停止。

苏定权和岳鑫的目的地名叫天州城,乃是整个天玑国最大的州城之一。两人各乘一只白鹤,一路疾飞,赶到天州城后,立刻发现不对劲!

他们发现城墙上的旗帜竟然既不是保守派领导下的“老军”的,也不是造反派领导下的“新军”的,而是一面崭新的旗帜!

棋子是杏黄色的底子,中间绣着一团橘红色的火焰,随着大旗迎风招展,火焰不断的扭曲闪动,好像真的在燃烧一样!

“岳鑫,你们新军什么时候换旗帜了?”苏定权站立在白鹤之上,冷声问站立在另一只白鹤身上的岳鑫。

毕竟两人之前属于敌对的两个阵营,虽然现在在陈蕊的命令下,双方已经和解,谁也不敢再向对方主动出手,但是双方的仇恨情绪却不是一天两天能消散的。

所以,苏定权对岳鑫说话时,脸色非常的难看,语气也是异常冰冷。

“我们根本没有改旗帜,一直是黑色的底子,上面绣一条金黄的腾龙!难道不是你们领导下的老军换了旗子?”岳鑫同样脸色难看,语气冰冷的说道。

“当然不是!我们的旗帜也还是原来的旗帜!”苏定权立刻说道。

两人不禁互相看了一眼,同时意识到,既然造反派和保守派都没有下达命令改换旗帜,那就只有一种可能——他们手下的军队,有人另立门户,不服从他们的指挥了!

“特么的!狗日的田大力,如果真的是他自立门户了,我立刻宰了他!”岳鑫怒骂一声,推动脚下白鹤,就要飞到天州城之内!

苏定权却是一皱眉,冷声喝道:“哼哼,岳鑫,你最好还是立刻回来!”

“驭~~~”

岳鑫立刻让自己的白鹤在空中停下,扭头看向苏定权,语气不善的问道:“苏定权,你什么意思?难道你是害怕改旗易帜的是你们老军的首领,担心我把他一刀劈了?”

“呵呵,如果真是我老军的人另立旗帜,你把他杀了,我还真得谢谢你!毕竟改旗易帜乃是叛变!这种叛徒,就算你不杀他,我也要杀!”苏定权冷笑道。

“那你为什么拦住我?”岳鑫纳闷的问道。

“因为我不想你就这样毫无价值的死掉!毕竟现在我们又已经在同一个阵营了。”苏定权不客气的说道。

岳鑫的脸色却是一黑,说道:“咒我死是吧?你放心,就算你死了,我也死不了!”

“哼!那可不一定!你如果真敢进城,说不定就真不明不白的死在里面!我是为你好,既然你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,那你现在就进去吧!”苏定权冷哼一声说道。

岳鑫见苏定权不像是开玩笑,更不像是在咒他,倒像是真的在提醒他一样,于是立刻面容一整,说道:“你什么意思?不论是新军,还是老军叛逆,难道我还怕了他们不成?”

“哼哼,岳鑫,你不要小看对方!你看这天州城中,目力所及之处,已经没有战乱!这说明改旗易帜的一方,已经将自己的对手消灭!而起对方既然敢改旗易帜,就说明有底气,一切还是小心为好。我会在城门外降落,然后让城门官喊他们的首领出来迎接我。你就随便吧!”

苏定权说完,推动脚下白鹅,向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城门将落下去。

降落在城门外,让人来迎接,不但避免直接落入城中,被围困的危险,而且还凸显了自己的身份,两其美!

岳鑫在空中愣了一下,立刻想明白了这个道理,不禁咧咧嘴,嘟囔道:“嗯!老狐狸!果然是个好主意啊!”

于是他也立刻推动脚下白鹤,落向城门外。

两人几乎同时落到天州成一个城门外面,当他们看到站到城门下的士兵,才发现这些士兵的制服竟然也别具一格,既不是新军的,也不是老军的!

岳鑫是个暴脾气,他一个箭步就窜到城门官面前,一把扯住他的脖领子,猛然将他抛向空中,然后将一直抗在肩膀上的大铁枪忽然对着城门官的胸口戳去!

“啊~~~~”

城门官就是普通士兵,顶多算是个比较能打的士兵,根本不是修真者,身在空中无处借力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岳鑫明晃晃的枪尖就要刺穿自己的胸膛,不禁吓得闭眼惨叫!

“行了!别嚎了!爷爷还没杀你呢!”岳鑫不禁不耐烦的厉声喝道。

城门官感觉自己的胸膛好像的确没有被刺穿,这才胆颤心惊的停止了嚎叫,颤巍巍的睁开了眼睛!

他惊恐的发现,自己的胸口此时正抵在一个锋利异常的枪尖之上!神奇的是,枪尖上正释放出一团白色的光芒,这光芒竟然托住了他的身体,所以枪尖虽然锋利,却没有刺穿他的身体!

“妈的!说,认识爷爷我不?”岳鑫喝道。

“不……不认识。”城门官战战兢兢的说道。

“老子是云天门核心弟子—–岳鑫!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,你必须老实回答,不然我立刻一枪将你穿了糖葫芦。”岳鑫厉声威吓道。

“大爷,您有话就问。我绝对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绝不敢有半句谎言……”城门官立刻战战兢兢的说道,为了活命,他也豁出去了!

“我问你,你们到底是新军的人,还是老军的人?为什么你们的军服和新军、老军的制服都不一样?”岳鑫问道。

“大爷,我们原来是新军的人,但现在既不是新军的人,也不老军的人,我们是寻宝联军的人!”城门官马上战战兢兢的说道。

“寻宝联军?这是什么部队?他的最高长官是谁,既然你们原来是新军,那也就是说,这寻宝联军就是新军改旗易帜而来?”岳鑫又问道。

在他看来,这天州城中原本就只有新军和老军两只部队,不可能凭空出现一只寻宝联军,自然是哪只部队演化而来。

没想到城门官听到他的话,却连连摇头道:“不,不是这么回事!这位上仙,寻宝联军根本不是从新军或者老军中脱胎换骨而来,因为天州城里的老军和新军,已经被这个寻宝联军给消灭、收编了!”

苏定权和岳鑫互相对视了一眼,眼神中都流露出震惊之色,心中更是同时冒出一个念头:这寻宝联军到底什么来头?实力这么强悍?竟然出手就把新军和老军同时灭了?

由不得他们不震惊,就是他们自己出手,恐怕也不能轻易将双方的军队都灭到吧?

“那这寻宝联军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说!”岳鑫再次厉声喝道。

“寻宝联军到底是怎么来的,我也不知道,我是真的不知道!我只知道十天前,他们忽然闯入天州城,轻松就灭掉了新军和老军!新军和老军的士兵,投降的便被他们收编,不投降的便都被他们杀了!这位大爷,我说的句句属实,您快将我放下来吧,你再不把我放下来,我的胸膛就要被你的枪尖戳透了啊!”城门官惊恐的说道。

岳鑫枪尖一甩,城门官便飞出去一丈多远,“噗通”一声落到地上,摔得龇牙咧嘴,但是一颗心却稍稍放下,心道:“这就算放过我了吧?”

他心中正嘀咕,就见刚刚将他甩飞的岳鑫说道:“你立刻进城通知你的上级,就说他们爷爷—–云天门岳鑫来了!让他们立刻出来见我!不然老子立刻冲进城去,将他大卸八块,喂了野狗!”

城门官不敢怠慢,解开拴在城门口的战马,飞身上马,一溜烟朝城门内跑去,只剩下二十几个士兵,看着岳鑫和苏定权瑟瑟发抖,生怕这俩上仙脑袋一抽,直接将他们给干掉了!

苏定权和岳鑫自然懒得理会他们,只是有些焦躁的等待着对方到来,脑海中不断想象着对方的样子……